西锦警局的警民服务大厅,一名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坐在格子间里,他办公桌上东西很少,一台笔记本电脑占据了差不多一半的空间,旁边是一台廉价的小麦手机。

  “叮铃铃”,电脑中视频电话的声音响起,年轻人按下了蓝牙耳机的接听键。

  “您好,西锦警局,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帮助?”

  “我要投诉,你们警局警员服务态度非常恶劣。”对面传来一个愤怒的老大爷声音。

  “您能说说具体怎么回事吗?最好带上时间和地点,谢谢。”陆岩声音平和。

  “还要我说怎么回事?你们难道不清楚吗?今天早上我们家的嘟嘟丢了,来你们警局报警,你们就把我打发到一个小丫头那。那小丫头却一直在那玩手机,我说啥她都在那玩手机。

  那可是上班时间,你们警局就这样为人民服务吗?我们纳税人供着你们,是让你们上班时间玩手机的吗?”

  “大爷,您消消火……”

  “什么大爷?我有那么老吗?哦,我知道了,你们是不是看我老了?啥都不懂,就这样对我?我告诉你,你也会老,等你将来老了,会比我惨十倍,一百倍,一千倍,一万倍……”

  “……”

  大爷的声音越来越大,陆岩为了保护自己的耳膜,不得不将蓝牙耳机音量调低了五格。

  “你为什么不说话?你以为你不说话就没事了吗?我告诉你,你们没好下场,这电话我已经录音了,还有之前那小丫头玩手机的丑模样,我都拍了照片,这都是你们不作为的证据,你们就等着下岗吧。”

  对话窗口弹出一张照片,是老大爷传来的,陆岩快速打开“小丫头玩手机”的照片,顿时眼前一黑。

  “大……大兄弟,我看了您发的照片,您说的手机,似乎与我们警局用来录入报警人信息和警情的便携式信息录入机,颇有相似之处,您是不是再确认一下?”

  对面陷入沉默,一秒,两秒,三秒……突然对面拔高三倍的嗓门再次爆炸开来。

  “我报警这么久,你们为什么还没把嘟嘟找回来?哦,我知道了,你们也讨厌狗狗是不是?如果是小孩丢了,你们也会这样无动于衷吗?你们跟那些毒死狗狗的人有什么区别?

  我告诉你们,狗狗也是一条生命,它和我们人类是平等的,狗狗还是人类的朋友,陪伴我们几千年,导盲犬,缉毒犬,为我们做了多少贡献?你们竟然把它们和人类区别看待,你们还有人性吗?还有良知吗?……”

  陆岩缓缓捏紧左拳。

  “大兄弟,请问您还需要别的帮助吗?没有是吧,好,感谢您的来电,再见。”

  陆岩直接挂掉了电话。生无可恋地摊在椅子上。

  “老子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这辈子要受这种罪。”

  陆岩是单亲带大的孩子,母亲不知道以前受了什么刺激,或者是中了什么邪,从小非逼着陆岩往警察的方向发展,并且还要陆岩立志,以后必须进入警方高层。

  陆岩倒没让母亲失望,生拉活扯地还是进了西锦警局,成为一名警员,可陆岩天生就不是当警察的料。

  到警局第二天,就碰到一个老太太,老太太先是报警称一名路人碰倒了她放在门口的花瓶,花瓶价值好几千,而且是她最珍爱之物,一定要路人陪一万。

  一家人都在大街上闹。

  结果有人却认出老太太就是前几天,专门去收购破碎花瓶的人,原来是她用几十块钱买来破碎的花瓶,拼好后放在门口,就等着路人经过。

  老太太因为年岁太大,警方对她免除处罚。

  讹人不成的老太太十分不甘心,一句道歉的话也没有,出了警局还对那证人咧咧不休,咒证人多管闲事全家死绝。

  陆岩实在气不过,冲出去就把老太太儿子揍了。

  然后……记行政大过。

  这件事之后还没过半个月,西锦中学一名初二男生,亲了一名女生的嘴,还警告其他男生,这个女生只能他一个人亲,吓得那个女生不敢上学,女生父亲愤而报警。

  然后警方对男生批评教育,教育部门处分了班主任和校长。

  男生离开警局,竟然对那女生说:你的初吻是我的,就算以后有了男朋友,他也要一辈子戴一顶绿帽子。气得女生当场就哭了。

  陆岩再一次气不过,上去就把男生的父亲暴揍一顿。

  然后……陆岩现在背着两个处分,到警民服务厅做客服了,而且如果再被记过一次,陆岩就要被开除了。

  如果被开除,那个一心想让自己成为警方高官的母亲,怕是要哭瞎。

  “叮铃铃”电话又响了起来。

  陆岩现在看着这电话都有点怕,可是为了母亲,陆岩还是平复了一下情绪,拿起电话。

  “您好,西锦警局,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帮助?”

  “西锦警局?警察能有什么用?算了,我想要钱,要很多钱。”

  对面传来一个沙哑的男人声音,从声音判断不出来年龄。

  这特么是打劫打到警局来了?

  “您好,先生,请问您是遇到什么困难了吗?”陆岩耐着性子道。

  “我遇到困难了,困难就是没钱,没钱就没权,没权就没势,没钱没权没势就没女人,所以我要钱要权要女人,你看着给吧。”

  “……”

  陆岩有点想打人了。

  “先生,需要钱,请努力工作,没女人,请去谈恋爱,如果你不需要别的帮助,那就这样,感谢您的来电,再……”

  “干你大爷。”

  陆岩还没说完,对方就传来一声怒骂。

  “果然是在戏弄老子,还说什么‘有求必应求助系统,带我登上人生巅峰’,我还以为我捡到什么宝贝,结果要点钱都不给。

  小子,你知不知道我是斧头帮的大哥?斧头帮你也敢骗,等死吧你,买棺材吧你。”

  “尼玛的。”

  陆岩那个暴脾气啊,再也忍不住了,这一个月在警局遇到了一堆奇葩,可是一堆奇葩加起来都比不上这一个,斧头帮,斧你大爷。

  陆岩顺手操起一个东西就砸向对话窗口。

  “完了。”

  砸坏电脑屏幕别被处分啊。

  陆岩刚砸完就后悔了。

  可是看向电脑屏幕,却没有任何损伤,而且连碰撞的声音都没听见。更奇怪的是,陆岩没找到自己刚才砸电脑屏幕的东西。

  桌子上任何多余物品都没有。

  “奇了个怪。”

  算了,不被处分就好,要是再背一个处分被开除了,母亲肯定打死自己。

  终于下班了,陆岩关了电脑,收拾自己的物品准备离开。

  “伸手要钱……身份证,手机,钥匙,钱包……咦,手机呢?”

  陆岩检查自己随身四件套时,发现手机不见了。

  难道刚才自己砸电脑用的是手机?

  陆岩赶紧前后左右翻找,可是搜遍每一个蟑螂能够深入的地方,也没看到手机的影子。又叫同事拨打自己的手机。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再拨。”

  陆岩愣住了,今天自己这是撞鬼了?

  半个小时后,陆岩终于接受手机已经丢失的事实,郁闷地出了服务大厅,骑上电动车回家。

  “恭喜,您的服务得到了客户五星评价,获得被动技能渲染点:10点。”

  一个声音突然传进陆岩脑海,陆岩吓了一跳,刚好经过一个转弯口,直接从电动车上摔下来,电动车滚出几米远。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