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妈妈,你快救救他......”一只白色的小兔子守在一个四五岁人类小男孩旁边,她恳切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喊道。

  “受了这么严重的伤,他竟然还能活下来!”柔骨兔惊讶的看着小男孩说道。

  小男孩脸色苍白,嘴唇发紫,肚子上有一个很大的血洞,若是常人,恐怕早就死了,只是这个小男孩竟然奇迹般的保留着一口气。

  他究竟会是什么人?

  大明和二明守在小舞和小舞母亲的旁边,惊讶的看着小男孩。

  “一个人类小孩罢了,何必那么费事,要不让我吃了他!”二明泰坦巨猿大声说道。

  这时候,小舞跳了出来,挡在小男孩面前,大声道:“不许吃他!你要是吃了他我就不和你做朋友了!”

  二明傻乎乎的挠挠头道:“我不吃就是!”

  大明天青牛蟒认真的看着小男孩道:“这么严重的伤,恐怕救不活了。”

  小舞哀求的眼神看着她的妈妈,她从星斗森林中捡到这个小男孩,她不希望他就这么死去。

  小舞的妈妈看了看小男孩,然后道:“我只能暂时帮他止住血,至于他能不能活就要看他的造化了。”

  说着,小舞的妈妈化作人形,变成了了一个极美的人形女子,他托着小男孩,手上的魂力不断的朝着小男孩传输过去。

  淡粉色的魂力传输在小男孩身上,像是一朵美丽的莲花绽放开来,不断的治愈着小男孩的身体。

  小舞的妈妈是一个十万年魂兽,所以并不会治疗,她只有依靠着自身强大的魂力强行封住小男孩的伤口。

  令她头疼的是,小男孩身上竟然有一股及其强大的黑气,黑气萦绕在男孩的体内仿佛在抑制着小舞妈妈的魂力,五六岁的小男孩竟然体内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想想就知道他不会是什么简单的人。

  而且男孩肚子上的伤口也不是一般的利刃所伤,有一股及其强大的抑制力量,若不是小舞妈妈魂力强大,根本不可能替男孩止住血。

  小舞目不转睛的盯着小男孩,她希望这个小男孩能活过来陪她玩,因为在这星斗大森林之中,没有和她同龄的十万年魂兽,她希望有一个伙伴。

  小舞的妈妈消耗了大量的魂力,终于替男孩止住了血,她终于松了一口气道:“我已经替他止住血了,但是他伤的太重了,想要活下来几乎不可能,除非奇迹发生。”

  ......

  “我这是在哪?”

  萧玦头很痛,身体也很痛,尤其是肚子上,他置身于一片混沌之中,看不清周围的一切。

  他想起来了,他叫萧玦,一个扑街作者,他做梦也不会想到他出去买饮料竟然会遇到一个暴徒,暴徒狠狠的捅了他一刀之后他就倒地不起,失去了意识,之后的事也就不清楚了。

  “我这是死了吗?”

  “叮,恭喜宿主解锁魂环吞噬系统......”

  “正在分析......”

  “正在绑定......”

  “系统绑定成功,正在穿越......”

  “穿越坐标:斗罗大陆!”

  萧玦猛然醒了过来,他睁开了眼睛,看着周围的‘人’,一个可爱的小兔女郎坐在他的旁边,兔女郎的身后还有两只巨大的魂兽,凶神恶煞的看着他。

  “你......你......”

  “你醒了!”

  “妈妈,他他他......醒了!”小舞惊讶喊道。

  这时候,小舞的妈妈也凑了过来,这时候,萧玦从地上坐了起来,看到威猛的泰坦巨猿和天青牛蟒,萧玦着实下了一大跳。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真的穿越了?’

  萧玦想到,他前世是一个扑街作家,所以像斗罗大陆这样的优秀作品他当然有过研究。

  ‘难道我真的穿越到了斗罗大陆?’

  ‘那么这个小兔女郎就是小舞,而她身后的两只巨兽难道就是天青牛蟒和泰坦巨猿?那么小舞身后这位美丽的女士又是谁呢?’

  ‘难道她是小舞的母亲,也就是说他穿越到小舞母亲还没死的时候?’

  这简直颠覆了萧玦的世界观,不过过了几秒钟,他终于压抑下了内心的激动,俗话说既来之则安之,他何必那么大惊小怪。

  “这里是斗罗大陆?”萧玦开口问道。

  “你是不是傻了?这里不是斗罗大陆难道会是其它地方?”小舞笑道。

  她看到她救的小男生奇迹般的活了过来,她显然很高兴。

  这时候,萧玦才开始打量着自己,自己竟然变成了五六岁的小屁孩,估计是自己穿越到他的身上了吧,他看了看自己肚子上的伤口,看来这小男孩生前也是被人捅死的。

  那么这个小男孩又是谁?

  这时候,小男孩的记忆忽然开始涌入了萧玦的心头,一幕幕画面出现在萧玦的脑海之中。

  画面中他看到一个美丽的黑袍女子抱着他逃亡,被五个人围住。

  五个人围攻黑袍女子,最后黑袍女子用尽最后的力量,将小男孩送到了脚下的森林之中,黑袍女子也在小男孩的目光之中死去。

  当这些记忆涌来的时候,萧玦竟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他知道,黑袍女子就是他在这个世界的母亲,而她竟然为了保护自己死去。

  萧玦握紧了自己的拳头,一股悲愤的心情出现在他的心中挥之不去。

  即便他是穿越过来的,但是那种母子连心的痛楚依然在他的心中不断的悸动,那一刻,死去的黑袍女子就是他的亲生母亲,为了保护自己而牺牲自己的伟大,或许只有母亲才能做得到了吧。

  “母亲,无论他们是谁,我都一定会查清楚,替您报仇的!”萧玦默默立誓道。

  由于小男孩只有四岁所以融合在萧玦身上的记忆并不清晰,都是一些断断续续的片段,所以萧玦并不知道是他是什么人,也不知道是谁要杀他们一家。

  但是即便如此,他也能清晰的记得仇人的模样。

  萧玦握紧了手,这时候,忽然一只大手拉住了萧玦的手,萧玦抬头一看,一个温柔美丽的女子慢慢的坐了下来。

  她是小舞的母亲,一个温柔美丽的女人,她也是做过母亲的人,萧玦的表情怎么能瞒得过她,她知道萧玦一定是受了很多的苦,她温柔的将萧玦搂在怀中说道:“一切都过去了,从今天开始,你就做小舞的哥哥吧。”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