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鬼有约

    冯一现在慌得一批,因为他即将和一个女鬼结阴亲!

    看着不远处抹着腮红点着朱唇扛着轿子朝自己飘来的迎亲大队,他快吓尿了。

    谁来救救我――

    事情是怎么发展到这一步的呢,冯一陷入了沉思…

    一切,要从他救人后被车撞死说起。

    被撞死后,冯一发现自己的灵魂穿越到一百多年前,清末民初、军阀割据这个动荡的时代。

    现在的他,依然叫冯一,20岁,有一个自称能捉鬼驱魔的叔叔。

    在这个人命如草芥,生灵涂炭的年头,妖魔鬼怪貌似并不稀奇。

    他的叔叔似乎有点道行,很受附近的人尊敬和爱戴,让冯一很诧异,难道这个世界真的有鬼?

    但随后一想,自己穿越的事都发生了,还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原本他以为自己也能做一个斩妖除魔的高人,然后叔叔告诉他,他的体质有问题,学不了道法,让他颇为失落,只能在叔叔身边跟前忙后。

    再然后,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一次做法之后他们叔侄二人从庄家吃完饭喝完酒往回走的时候,一道天雷从天而降,恰好劈在了他叔叔身上!

    紧接着,叔叔就消失了,没有尸体,没有碎末,就这么凭空消失不见,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冯一在原地等了一晚,又回家等了数日后终于确信,他这个便宜叔叔真的不见了。

    但生活还得继续,他也得吃饭不是,又没有别的手艺,便重操旧业,帮人做法事、捉鬼、驱邪之类的。

    他哪有什么真本事,就是唬人,没想到还唬成功了几次,期间根本没见过什么鬼,便以为叔叔干的也是同样骗人的把戏。

    所以当隔壁村子一位有钱的富户找他帮忙捉鬼他便拿起桃木剑,穿上道士袍,兴冲冲地跑来捉鬼了。

    捉鬼流程他早已烂熟于心,不会出什么幺蛾子。

    当他以为这次能像以往一样装模作样瞎比划一阵就能拿钱走人时发现,事情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

    …

    “刘员外,你说你儿子被女鬼缠住要和他结阴亲,是真的?”

    冯一看着敲锣打鼓吹着唢呐向自己走来的迎亲队伍结结巴巴的问道。

    这支队伍有小厮、轿夫、各个眉清目秀,就是脸色惨白,走起路来说不出的僵硬,就像是纸扎人一般。

    再看他们脚下,根本不是在走,而是双脚离地飘着过来的!

    “大师你是在开玩笑么,来之前我都已经跟你说过了,你现在还问我?”

    胖胖的刘员外看到打远处过来的迎亲队伍吓得腿直哆嗦,不停的往后退,让冯一顶在前面。

    来之前刘员外告诉冯一,他们一家人为先人上坟的时候他儿子不小心碰到了一块墓碑,将碑前的贡品都打翻了。

    当时他们一家吓坏了,不停的向墓碑上的女人照片道歉,连连声称自己不是故意的,连给先人的纸钱都没烧完就早早离开了。

    结果当晚他儿子就发高烧,第二天醒来说自己看到了鬼,就是墓碑照片里的那个女人,女人说看上他了,要娶他――没错,女鬼说的是娶。

    刘员外一家听到这个消息吓坏了,活人怎么能和女鬼结亲,这不是打着灯笼照茅坑――找死么!

    他们打听后说是隔壁村有个道法高深的年轻道士,便请对方前来捉鬼。

    这个道士自然是冯一了。

    冯一听到刘员外的话心里是不信的,不就是发高烧做噩梦么,还真以为有鬼呢?

    不过刘员外出手阔绰,许诺将鬼除掉后便给冯一5两银子。

    现在银子不值钱,但是在清朝末年,银子可是硬通货,划算下来接近现代社会的5000块。

    跳个大神就能挣5000块,冯一岂能不动心,二话不说就来了。

    这期间他还见过刘员外的儿子一面,白白净净的,卖相不错,就是身子虚了点,难怪会发烧做噩梦。

    女鬼在梦中对刘员外的儿子说了,会派迎亲队伍将他接走,让他在家中等候,末了还威胁了一句,如果敢逃跑就杀他全家。

    之前刘员外一家不敢轻举妄动,现在有冯一在,刘员外自然就将自己儿子送走了,现在家中只有他和冯一两个人。

    听到刘员外的话冯一整个人都毛了,我特么

    哪知道这个世界真有鬼啊,你要是把话说清楚,打死我都不来。

    刘员外见冯一这么说也无语了,大师,明明是你拍着胸口说没问题的,现在又怪到我头上来了?

    眼看接亲队伍越来越近,冯一强笑了一声道:“刘员外,实不相瞒,我,我道行太浅,恐怕不能帮你捉鬼了,这5两银子还给你吧…”

    说着话冯一从身上将银子拿出来就准备塞到对方手里。

    “大师,你可不能撂挑子啊,是不是嫌钱少,没关系,我再给你二十两…请你一定要将这件事摆平啊。”

    刘员外非但没有将银子收回,又掏出一张银票塞进对方手里。

    “刘员外,这真不是钱的事!”冯一都快哭了。

    “大师,我刘家上上下下十多口人,你就忍心看我们命丧女鬼之手么,快,施展你的神通吧。只

    要你将鬼除掉,事后还有重谢。”刘员外很认真的说道。

    我去,前前后后这是准备拿钱将我砸死?

    冯一见刘员外这么说是真的心动,干完这一票,三五个月不用开工,多好!

    问题是…这钱有命拿没命花啊。

    不能因为贪财把自己命搭上吧?

    就在冯一再一次想要将钱还给刘员外时,迎亲队伍已经来到了两人的面前。

    “奉我家主人之命,前来将刘府之子带去和她老人家成亲,却不知人在哪里?”一个有着尖细嗓子仿佛戏腔的纸扎人走上前看着刘员外和冯炎问道。

    冯一还没来得及说话,刘员外拿手指着他说道:“诸位,这就是犬子,我们早已准备就绪,你们把他带走吧。”

    ???

    冯一心里有一万句MMP想说,冲纸扎人勉强笑了笑,刚准备和刘员外理论,就发现对方嗖的一

    声躲到屋中,还把门给插上了。

    刘员外,你开门啊,会死人的。冯一欲哭无泪。

    纸扎人听完刘员外的话,扭动着僵硬的脖子,用没有焦距的眼睛看着冯一阴恻恻的笑了一声道:“刘公子,你这身装扮倒是有趣。”

    冯一闻言打了个冷颤,咽了口吐沫道:“其实我不是刘公子,我就是个过路的…你信么?”

    纸扎人冷笑一声道:“我们奉主人之命前来接亲,要是空手而归,你觉得会是什么下场?小子,别演戏了,跟我们走吧。”

    “既然你们不听劝告,休怪我不客气了。”横竖都是死,不如赌它一把。

    冯一眼睛一眯,拿着桃木剑在身前一阵乱舞,大喝一声持剑刺出。

    都说鬼怕桃木,说不定会有效。

    刘员外趴在屋里的门缝往外看,见冯一认真起来心中大喜:好华丽的剑法,看来大师刚才确实在

    谦虚,这下要使出真本事了!

    然后…他就看到冯一被纸扎人一把拽住衣领,随手一抛扔进了轿子里。

    当轿子摇摇晃晃的离开刘家后,刘员外壮着胆子走了出来,一阵阴风吹过,冻得他打了个哆嗦,看着掉在地上的桃木剑喃喃道:“大师玩的究竟是什么套路,我怎么看不懂呢?

    莫非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被丢进轿子里的冯一觉得脑袋晕乎乎的,桃木剑居然没有用,扎在纸扎人身上一点反应都没有,难道电影里都是骗人的?

    还有,这纸扎人的力气好大,自己好歹也有一百三四十斤,对方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拎起来了,这还怎么玩啊!

    完了,这次死定了。

    冯一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即将面对的女鬼实力肯定很强,自己连她的小弟都打不过,见了她直接就得歇菜。

    迎亲队伍走路的速度这么快,他们要把自己带到哪里?

    对了,刘员外那混蛋说是在坟地碰见的,女鬼肯定在那里。

    如果对方发现自己不是刘员外的儿子会怎么办,把自己弄死?

    还是会对自己进行一场爱情动作的教育运动?

    连续两世都是chu nan,难道第一次要被女鬼…

    冯一一路上都在胡思乱想,直到轿子停下来,他在轿子里不由打了个激灵,身子不受控制的哆嗦起来。

    “主人,人已经带到。”纸扎人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带他出来。”一个娇媚可人的女人声音紧接着响起。

    嗯?

    女鬼的声音还挺好听的…

    “新郎官,下轿吧。”纸扎人撩起轿子的轿帘恭敬的说道。

    听到纸扎人的话冯一深深咽了口吐沫,硬着头皮走了出来,用眼角扫了一眼,这一看不打紧,眼前居然是一处豪宅?

    高门大院,富丽堂皇,鲜花绿叶,流水假山是应有尽有,一应俱全。

    难不成这女鬼还是个富贵人家的小姐?

    冯一壮着胆子朝坐在藤椅上的女鬼看去,眼睛直接就直了,肤白貌美,娇俏可人,身材是前凸后翘,一席红色嫁衣更显妩媚动人。

    他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心道:要是女鬼对我意图不轨,我是答应呢,还是答应呢?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