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J县花园小区某房间内。

    “不叫,不叫,叫地主。”冰冷的机械音伴随着轻快的背景音乐。

    “哈哈哈,本帅的牌那么好,超级加倍!”方起拿着自己用了三年的、布满划痕的山寨手机,正在聚精会神地完斗地主。

    “这一局牌那么好,必须得超级加倍!本帅哥就指望这一局咸鱼翻身了!”

    “超级加倍!”方起鬼叫一声,大拇指按在屏幕闪的超级加倍按钮。

    熟悉的超级加倍声音却没有响起来,手机屏幕依旧保持着是否加倍的画面。方起一皱鼻子,摆出一张鄙视表情包表情:“这破手机,是不是网络又断了。”

    方起对此早已习以为常,他的手机整整用了三年,期间摔了不下十次,屏幕都碎成渣了,现在还能用已经是厂家良心了。

    他把网络关闭又开启,连续几次操作下来,手机屏幕却没有丝毫改变。

    一时间他心中火起,自己好不容易来了把好牌,结果网络断线给自己搞砸了!越想越气的他直接一拳锤在了手机屏幕上。

    “嘭”的一声,伴随着方起的惨叫,他的手机竟然爆炸了!

    方起看着手上嵌入肉里的玻璃和金属碎片,剧烈的疼痛让他猛汉流泪。眼看着鲜血越流越多,他这才想起要赶紧清理伤口。不过他只是一个普通不过的高三党,根本不会清理伤口这种高大上的活计。

    “哎,看来又得到楼下那家黑心小诊所了!”方起叹息一声,心中的疼痛胜过手上的疼痛。

    他没钱啊!楼下的黑心小诊所简直是吃人不吐骨头,没病都能给你整成癌症,不把你内内扒光都誓不罢休!

    不过此时情况紧急,他的伤口已经很严重了,流血过多让他有些脸色苍白。权衡一番,他还是觉得小命要紧,钱的话大不了接下来几天吃白饭,此前又不是没吃过。

    想着,方起将鲜血淋漓的双头高高举起,像极了电视剧里演的投降汉奸。用右脚艰难地把房门打开,一路小跑跑到楼下的小诊所。

    诊所里坐着一名穿着白大褂,一脸精明模样的中年男子,男子名叫马富光,人送外号马黑心。

    马黑心见到急匆匆进门的方起,双眼亮起光芒,如同饿狗见到一坨米田共。脸上带上职业性诈骗奸笑,马黑心慢悠悠地说道:“小方啊,这是怎么搞的,两只手怎么伤成这样咯。”

    “马黑……马医生,我这手机爆炸了!你赶紧给我清理手机残渣吧!”

    “你这个情况,有些难搞啊……”马黑心右手敲着棕色木桌,老神在在地说道。

    “马医生,你尽管治,钱肯定不会少了你的。”方起咬着牙说道,心里都在滴血。这一回又要被马黑心狠狠宰一顿了。

    “哈哈哈,好说好说,都是乡里邻里的,我马富光绝对不会多收你一分钱,你放心,啊。”说着,马黑心站起身往里面走:“跟我来吧。”

    方起跟在马黑心身后,经过门口时因为双手高高举起,不得已得蹲着才过了门。不是他不想放下,而是他的两只手已经发麻了,有种不听指挥的赶脚。

    马黑心拿出两个生锈镊子,脸上的油光眼镜泛着幽幽光芒,阴森森地看着方起说道:“来来来,坐下吧,很快就好了。”

    方起暗中咽了口唾沫,这马黑心到底行不行啊,他心里有点慌。不过方圆几里就这一家诊所,不行也得行了。他坐在椅子上,将双手艰难地放在洗漱盆里。双眼瞪着马黑心,带着悲愤和决然,还有一些愤怒。仿佛在说:治不好我有你好受。

    马黑心自动掠过方起的眼神,上下瞅了一眼方起的伤口,摇头说道:“小方啊,你这伤口很严重啊,有点棘手……”

    “废话少说,直接说多少钱吧!”

    “费用总共是八百,这绝对是最良心的价格,这还是看在咱两关系好的份上,其他人我都得一千三。”

    方起眉头皱起,他身上加起来总共也才一千三存款,这是他下个月的生活费,一下子交了八百,这可让他怎么活。至于马黑心说的话,他是一句也不信,简简单单包个扎能要八百?怎么不去抢!

    “能不能再便宜一点,我全身上下加起来就一百块。”方起脸不红心不跳地说道。

    马黑心摇头,这一刻方起在他脸上看到了无比坚定的信念,知道砍价这一方面是绝对没有什么可能了。

    “不过,你想便宜点,倒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马黑心峰回路转地说道。

    “只不过什么?”方起有些兴奋,难道是马黑心突然良心发现,不准备剥削自己这个穷苦高三党了?

    “只不过你可能要忍受一点点痛苦。你知道的,我给你清理伤口要打麻药,麻药成本高啊,八百已经是最低价格了。如果你不用麻药的话,我倒是可以把价格降到五百,你看怎么样?”

    “马德,这黑心老鬼!”方起在心里痛骂,不用麻药的话马黑心啥成本都没有,顶多算上一点人工费。

    “三百,不能再多了!”方起一脸坚决。

    “好!成交!”马黑心出奇爽快地答应下来。

    见马黑心答应得那么快,方起心中有些后悔,看来还是被宰了啊。同时想到不打麻药直接清理伤口,他小腿肚子有些发软,色厉内荏地说道:“马医生,一会儿你可要看仔细了啊,千万别整错了。”

    “放心吧,我在这里从医十多年,你还不清楚我的医术吗?”

    “正是因为清楚你的医术,我心里才不放心……”方起心里狠狠腹诽道。

    清理伤口开始,方起紧紧闭上双眼,不敢看自己双手上的惨状,他怕等下忍不住一脚踹飞马黑心。

    “啊!”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从右手掌心传来,疼得方起惨叫一声。马黑心开始清理伤口了。

    ……

    一个小时后,方起从小诊所出来,脸色苍白,原本俊俏的脸庞整整瘦了一圈,颧骨都凸出来了。像极了那些半年没吃饭的飞洲老表。

    方起发誓,这一个小时绝对是他这十八年来过得最痛苦最煎熬的一个小时。望着被绷带紧紧包住的双手,还能感受到隐隐的阵痛。

    “超级加倍。”方起的脑海里突兀的涌上这四个字眼。

    方起狠狠地摇头,看来自己是被疼痛折磨疯了,这踏马都出现幻觉了。他拖着身心疲惫的躯体,有气无力地回到了花园小区,三楼的家里。

    房间是他的父母花了半生积蓄买下来的,两室一厅,没有冰箱没有空调没有洗衣机,家徒四壁。家里也只有他一个人,从他上小学开始,父母就开始外出打工了,为的就是能供他读书吃饭,不至于一家老小饿死。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